《霸王别姬》

目录 电影
小豆子被妓女母亲送来戏班学京戏(京剧),练功很苦很累,动作不到位还要被师傅毒打,师哥小石头最照顾他。一个机会,他和另一个学徒小癞子逃出去了,但去戏楼里看了当红角的表演,小豆子被角的光环和排场所震撼,又重新回到了戏班。
转眼间,小豆子和小石头都长大,师傅要让小豆子做旦角(即女性),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这一句词他一直唱不对,直到在慈禧身边待过的公公要举办大寿,派人来戏班选戏,他依旧唱错。看着大好的机会,小石头用滚烫的烟锅塞进他嘴里,直到流血之后,他唱了出来,“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”,这也预示着小石头接受了自己旦角的宿命和安排。
自从给公公表演并大获赏识之后,程蝶衣(小豆子)和段小楼(小石头)成为了真正的角,一个是虞姬,一个是霸王,大红大紫。程蝶衣认定自己这辈子就是要跟着段小楼唱戏,做他的虞姬,在得知段小楼去妓院并且要娶妓女菊仙之后,他说“说好的是一辈子,少一年、一个月、一天、一个时辰,都不算是一辈子”,但是段小楼仍旧取了菊仙,蝶衣再从袁四爷那拿回来他用屈辱换来的、师兄向往已久的名贵宝剑赠给小楼之后,要和段小楼各唱各的。
日本开始侵略中国,段小楼因为得罪日本人被抓,但是程蝶衣给日本人表演救了段小楼,最后两人在师父的召唤下又重新开始唱戏。抗战结束之后,两人给一群无素质的国民党军队唱戏,蝶衣被调戏,小楼替蝶衣说话,最终引起打斗,混乱中菊仙怀着小楼的孩子也流产了。后来士兵以汉奸罪抓走蝶衣,小楼求袁四爷救蝶衣,但是在法庭上,蝶衣没有按照谎言去说自己是被日本人逼着唱戏的,而是说了日本人要是没死,青戏也就传到日本去了,危机时刻,国民党高官因看中蝶衣的表演旧了蝶衣。
解放后,两人的绝艺并没有受到重视,蝶衣终日吸食鸦片,直到某一次表演中破了嗓子,在小楼的帮助下开始戒鸦片,终于重新振作。但是却被自己当年收养的孩子小四陷害,小四夺去了他虞姬的位置,蝶衣伤心至死,烧了戏服,一走了之。
文化大革命之时,小楼被小四陷害,并逼他诬陷蝶衣,但他不肯,并被拉去游街。但是蝶衣一身虞姬装扮来陪他。百姓嘴里吼着消灭京戏之类的话,极具复杂内心斗争中,小楼指认蝶衣是汉奸,抽鸦片,给袁四爷那个;蝶衣说菊仙是妓女,祸害了他和小楼;小楼也被逼的说自己不爱菊仙,和她要划清关系。最后菊仙自杀。
最后,师兄二人在分离了22年的舞台上最后一次合演《霸王别姬》,虞姬唱罢最后一句,用他送给霸王的那把注满他感情和幻想的宝剑自刎了,蝶衣在师兄小楼的怀中结束了自己的演艺生涯,也结束了这出灿烂的悲剧。
蝶衣:不疯魔不成活。于他无戏里戏外,生活是戏,戏即生活,都是本色出演。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在师傅因为他六指不要他,母亲用菜刀砍掉手指的时候;在唱错歌词被师傅打的手流血破裂的时候;在师兄用滚烫的烟锅塞进嘴里烫到流血的时候;他终于改过来了,“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”,这一改就是一辈子,就是师傅教他的从一而终。
小楼:浑身也有正义的俗人。于戏,他功底深厚,霸王演绎的淋漓尽致;于爱情,是他把菊仙从妓院救了出来,至此也只有这一个女人,并无其他沾染;与生活,在妻子流产,师弟被抓之间也进退两难,也看出了他的铁骨柔情。
不疯魔,不成活。
说好的是一辈子,少一年、一个月、一天、一个时辰,都不算是一辈子。
人纵有万般能耐,可终也敌不过天命